GUIDER

精神系疾病-腐向-画画的-偶尔写文-不定期更新-感谢阅读

PARADISE(试写)

-新的脑洞,试写一部分

-其实这是个后续,本篇还在构想,暂时不放出

-按我的拖延症可能高考完了才会更_(:3」∠)_

-祝试食愉快

——————————————————————————

  chapter1.

  我名为【乐园】,是个【观察者】。

  现在的我诞生于中枢塔母塔的一次精神分离实验,因此不具备实体,准确的说,只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而已。我作为意识体进入不同的人的身体,观察他们的言行。 我拥有过很多个宿主,但是大都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我曾经认为没有能再接纳我的生命体,直到我来到了这个新的宿主体内。

  世叶。

  不记得是怎么就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醒来之时看到的是宽阔的草原,带着温暖气息的风吹拂着,让我差点沉醉。

  但是这一切改变的很快,在他失去了【青滕】,也就是挚爱的妹妹的时候,这温暖消失了。草原还是草原,但风冰冷刺骨。

  我默默观察着,想着该怎么让他抛弃那股寒冷,但警告的声音却总是让我停下。那是他的潜在人格,虽然仅在那次事件中出现过一次。但我是敌不过宿主自身的主动意识,所以我决定跟世叶,我的宿主谈谈。

chapter2.

  【所以你是母塔的意识体?】

   那个男人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让我有点挫败。

  【如果把母塔比喻成生命体的话,那我算是神经上的信号】我慢慢说着,一面提防潜在人格的出现。

   【母塔把你弄进我的身体里是想监视我么】

   【喂喂可别这么说啊……我也不想进到你的精神里来好不好,我连我怎么进来的都不知道】我有些无奈,这时候真想要个身体,意识体不能展现具象化的动作真是太可惜了。

   【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比起监视,观察才更符合我的个性】我躺在他精神世界的草原上,注视着湛蓝的天空。

  

  【你很喜欢你的妹妹么】

   我终于还是问出口,感觉到草原上起了风,啊,还是那么的冷。他沉默着,大概是在思考吧。

   【不如,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我叹了口气,天空漂浮着几缕白云,在我脸上投下阴影。

   【中枢塔的上层你去过么】我缓缓出声

   【不过以你的级别估计连到达中层都有些困难吧】无视了他的反应,我继续说着

   【我到达过塔的最高层,那里的风景真的是十分美丽呢,就跟我在你的精神世界里所感受到的那样】

   【但是呢,我也就只去过那一次】

   【以一个人类的身份】

                                                                      -TBC-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