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R

精神系疾病-腐向-画画的-偶尔写文-不定期更新-感谢阅读

[你还好吗,我很想你]
2017.12.29-2018.7.15

身体健康♂
龙男的睡姿真是可爱

旧时【杂谈】

 【时光踏碎了倒影】

 有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回忆那个夏天,虽然画面已经断断续续,甚至连相貌都没法完整的描摹出来,但这样的残片还是能给予安慰。

 【银杏】

  鹅卵石小路尽头的那颗银杏,在字典里躺了7年。带着湖上清风和郊野湿凉,跨过微黄的草地,它静静地落下,然后被拾起。

 【岛】

  攒着一堆行李,从这里回到记忆。

【ABO/AB】将上岭【一】

-ABO设定初尝试,AB配对

-私设注意

-肉汤会有,但不会很长

-不定期更新

-感谢试阅

-----------------------------------------------------------------------------

Chapter1.   HORN-角-

  易秋言靠着连体书架,自习桌已经各有其主。偶尔冒出来的一两个空位上,Alpha的气息萦绕不去。这间自习室里只有Alpha和Beta,Omega们对信息素更敏感,外放的A或B的气息有时会影响到思考,因此他们被安排在另一间自习室。易秋言嗅着空气中略显浓郁的气息,腹诽着Alpha不道德的占座行为,皱着眉头往书架深处走去。

  易秋言是个Beta,一个携带着Omega和Beta混合气息的Beta。虽然出生诊断书上标注着Omega,但之后的不久疾病破坏了他的Omega性腺,他的身体也慢慢发生了变化。并不引人注目的外表加上偏向Beta的信息素,让人不好辨认性别。而这却如同保护他的兽角,抵挡了成长路上许多障碍。

  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几下,他掏了出来,上头横着一条简讯。即使没有显示联系人,他也认了出来。易秋言从书架里转出来,避开人满为患的连桌走出自习室。他转到楼梯间拨了电话,对方立马接了。

  “云姐,你怎么跑出来了?”易秋言询问着,易书云没有回答,只是咳了声

  “小弟啊,你今天是不是拿了姐的抑制剂?”

  易秋言愣了一下,随即出口否认。易书云叹了口气,

“那你现在身上带着掩体信息素没?我这儿有点漏气,急用啊。”

  易秋言笑出声,“姐,你当自己是气球么?还漏气?”易书云听了便叫起来,“谁是气球了?行了少废话,如果你不想看到我被骚扰的话就快来一楼的休息厅。哎你谁啊碰什么......”还没说完便挂了电话。

  易秋言叹了口气,他姐的实力他是十分清楚的。至少到现在,他掰手腕从没赢过易书云。至于那些轻佻的Alpha,多半会被修理一顿。易秋言赶到休息室时,易书云正翘着腿喝茶。他走了过去,隐约嗅到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馨香。拉开对面的椅子坐下后,他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米色的小瓶递了过去。易书云接过瓶子便朝身上喷了几下,那股馨香也随即消散。她满意地将瓶子放在桌上推了回去。易秋言嗅到身上沾染上的淡淡气息,皱了皱眉也拿起瓶子对着自己拼了几下。

  “小弟,你真没动过我的抑制剂?”

  “真没有啊姐,你说我一Beta一没发情期二没小情人,要抑制剂能干什么?当饭吃么?”易秋言十分无奈,他抬手撑住额角想试图缓解一下郁闷的心情。易书云笑了出来,杯子在手中晃动着差点让茶水溢出。

  “小弟你真好玩,抑制剂又不是只有用来处理那个的那种。我是说那个没标签的小瓶子,放在床头柜上的,今天我起来才发现它不见了。老爹和妈都不在家,会动的也只有你了啊。”

  “那一定是你的错觉。”易秋言摇头,易书云看他这样也觉得多半是自己给整到哪个角落去然后想不起来了。她拍拍大腿站了起来,拉过易秋言的手将他从座位上拎起来。

  “算了算了,来,陪姐吃饭去!”

  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易秋言换了鞋便立马回了房间,他觉得自己要散架了。易书云拉着他走了一下午,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女性的逛街能力。简单的清理后他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却发觉自己无法入眠。

  燥热。

  他放空自己,久久凝视着天花板。默默叹息着,他从枕下翻出一个小白瓶,拧开盖子倒出两粒药片服下,没过多久睡意便蔓延至全身。他翻了个身,将被子盖至头顶,在寂静中睡了过去。

  

  

卧雨

   秋日。

   蝉鸣不再,树影稀稀。

  【曲终人散】

   重复着在纸上勾勒出凌乱的笔画,由轻至重,由缓至急。

  【握手言和】

 

   薄凉侵袭身躯,打断笔尖的颤动。月下华灯,将繁华之景刻于玻璃之上。光河溢流,涌入视野。

  【一意孤行】

   淡淡烟气,萦绕不去。

  【重归于好】

   轻手叠好,压入书页。

 

   归来又何妨,旦且卧雨听风。

 

PARADISE(试写)

-新的脑洞,试写一部分

-其实这是个后续,本篇还在构想,暂时不放出

-按我的拖延症可能高考完了才会更_(:3」∠)_

-祝试食愉快

——————————————————————————

  chapter1.

  我名为【乐园】,是个【观察者】。

  现在的我诞生于中枢塔母塔的一次精神分离实验,因此不具备实体,准确的说,只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而已。我作为意识体进入不同的人的身体,观察他们的言行。 我拥有过很多个宿主,但是大都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我曾经认为没有能再接纳我的生命体,直到我来到了这个新的宿主体内。

  世叶。

  不记得是怎么就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醒来之时看到的是宽阔的草原,带着温暖气息的风吹拂着,让我差点沉醉。

  但是这一切改变的很快,在他失去了【青滕】,也就是挚爱的妹妹的时候,这温暖消失了。草原还是草原,但风冰冷刺骨。

  我默默观察着,想着该怎么让他抛弃那股寒冷,但警告的声音却总是让我停下。那是他的潜在人格,虽然仅在那次事件中出现过一次。但我是敌不过宿主自身的主动意识,所以我决定跟世叶,我的宿主谈谈。

chapter2.

  【所以你是母塔的意识体?】

   那个男人好像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让我有点挫败。

  【如果把母塔比喻成生命体的话,那我算是神经上的信号】我慢慢说着,一面提防潜在人格的出现。

   【母塔把你弄进我的身体里是想监视我么】

   【喂喂可别这么说啊……我也不想进到你的精神里来好不好,我连我怎么进来的都不知道】我有些无奈,这时候真想要个身体,意识体不能展现具象化的动作真是太可惜了。

   【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比起监视,观察才更符合我的个性】我躺在他精神世界的草原上,注视着湛蓝的天空。

  

  【你很喜欢你的妹妹么】

   我终于还是问出口,感觉到草原上起了风,啊,还是那么的冷。他沉默着,大概是在思考吧。

   【不如,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我叹了口气,天空漂浮着几缕白云,在我脸上投下阴影。

   【中枢塔的上层你去过么】我缓缓出声

   【不过以你的级别估计连到达中层都有些困难吧】无视了他的反应,我继续说着

   【我到达过塔的最高层,那里的风景真的是十分美丽呢,就跟我在你的精神世界里所感受到的那样】

   【但是呢,我也就只去过那一次】

   【以一个人类的身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