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IDER

精神系疾病-腐向-画画的-偶尔写文-不定期更新-感谢阅读

上元

  和机油合作的梗,文笔不是很好见谅。

----------------------------------------------------------------------------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袖衫。

  他手腕一抬,笔锋敛住。不见去年人么......向窗外望去,远远地一片繁华。

  今日是上元节。再也没有那个人。

  熄了红烛,挑了素灯,他也和那街上的行人般提灯前行。

  城里是红艳艳的一片。

  穿城而过的河道上,往来的蓬舟络绎不绝。大都是城中显贵,也有平民租用的,只是没那么显眼。

  他在熙攘的街道上穿行。一切繁华皆入眼,空耳喧嚣。踏过青石板街,拂过春风,穿过乱花,那绚丽的焰火点亮了寂寞的夜空。

  终于在渡口前。那一株微醺在风中的桃树,岸边闪现着的灯火,以及被映出了的杨柳依依。

  仿佛那人的气息仍存。

  只是,这都只是妄想而已。连尸首都入了棺。

  他是看着他入葬的。那日,眼前一切虚实难辨,正如现在眼前之景。

  盖棺定论,再无余地。

  他还记得那人腕上的一点朱砂。虽被戏谑为守宫砂,那人也只是笑得一脸温和。

  像一株缄默的梅。

 【公子想什么呢】身后人声响起,他回了神。

 【且不是......】他回头,愣住。

 【怎么,我这么像公子的故人么】那人摸了摸自己的脸。他低了头,也是,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逝者无法复活。

 【对不住】那人拱手【只是这良辰美景.......】

 【不如去观江亭坐坐】那人笑了笑。


  有风拂过,素灯中的火苗跳了几下。。

 【怎么一脸愁容】那人出声,他伸手抚者纸灯。【故人不在,这景,也没心赏了。

 【节哀】那人眼神平静,在摇曳的烛火下明灭。

   灯火照不亮江面,只能有一点点的余韵点缀着。他摇晃着手中的灯笼,看那烛火一闪一闪。

 【兄台可曾到此地游过?】他开口。那人笑笑,【桑梓之地】

 【明白】他敛了衣袖,望向江面。灯花燃烧殆尽,发出轻微的爆裂声。那人好像望向江畔的柳树,任凭柳枝如何摇动,也摇不散他的目光。

   空气中弥漫着眷恋的气息。

   相对无言,空气中有了些许寒意,他不禁扯紧了大衣。

   那人解了自己的大衣,披在他身上。

 【不可,你会受凉的】

  那人低笑,【你早就认出来了不是吗】

  是啊,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END-----

  

评论(5)